姜one

过敏。杭州。灵隐寺。


“我想要你”四个字有一种性感的绝望。


《阮郎归·初夏》绿槐高柳咽新蝉,薰风初入弦。碧纱窗下水沉烟,棋声惊昼眠。微雨过,小荷翻,榴花开欲然。玉盆纤手弄清泉,琼珠碎却圆。


老旧时钟不停歇的脚步声,深夜里受挫姑娘的低低啜泣声,身体翻滚与发了潮的被子的轻微摩擦声,寝室外吱呀吱呀的开关门声,都不及我心里想念你的倾泻共鸣大声。晚安。


大梦初醒,荒唐了一生。


大年初一的天气。